终究是怎样从一个法邦小镇走出来?奥黛丽·塔图

  法国人常说,有两个女人最能诠释法兰西民族的美丽与浪漫:一个是苏菲玛索,另一个就是奥黛丽塔图。

  5月15日,第六十六届戛纳电影节如期而至。地中海的阳光、碧海、蓝天和沙滩,再没有比这样的风光更适合让来自全球的女星们争相斗艳的了。作为本届电影节开闭幕式的主持人,率先在红毯亮相的塔图秉持了她与众不同的清新简约:清爽自然的短发、乳白色碎花连衣裙,配上她笑容里特有的神秘,就像法国乡野间果香独特的黑莓。。

  塔图这个浓眉大眼,长得像瓷娃娃一样精致的法兰西姑娘,究竟是如何从一个法国小镇走出来,一路走上了戛纳电影节的红地毯?

  这一切还得从1978年的8月说起。奥黛丽塔图出生在法国一个盛产黑莓口味葡萄酒的小镇伯蒙。她从小对猴子格外有兴趣,还到中学的职业咨询办公室去请教如何成为一位灵长目动物学家,“遗憾的是,没人能给我一点建议。”于是,她迷上了模仿猴子,在大人们不注意的时候,飞快地爬上树,直到妈妈冲她大喊:“快下来,你会摔死的!”

  后来,父母发现塔图有喜剧表演的天赋,在她十几岁的时候,把她送进著名的法国佛罗朗戏剧学院学习。“我对表演懵懵懂懂,闹着要去当饲养员。妈妈告诉我,生活就是一出最大的喜剧。”

  在佛罗朗戏剧学院镀金后,她接到一些幽默可爱,但戏份不重的小角色。1998年,塔图在一个喜剧电影节中得到“最佳新人奖”,引起了到场的著名女导演马歇尔的目光。马歇尔邀请塔图在电影《维纳斯美容院》中饰演年轻的美容师玛丽,和一位60岁的飞行员坠入爱河。马歇尔说,之所以选择塔图,是被她身上的纯真和自然打动:“当她出现在我的面前时,局促不安,红着脸。耳朵看起来怪怪的,头发也乱糟糟。可5分钟之后,她就给了我不一样的感觉。她那双大大的黑眼睛里充满了渴望,似乎轻易就可以表现出人类的一切情感。”

  线年的电影《天使爱美丽》。她饰演一个害羞的巴黎女服务生艾米丽,因找到一位老人的童年宝藏,让身边的人和自己的生活都有了很大变化。这部影片在全世界范围内取得了巨大成功,获得5项奥斯卡奖提名。从这一刻起,人们牢牢记住了这个有着“大大的黑眼睛”的可爱女孩。

  塔图一直坚信,作品本身会说话。在《天使爱美丽》中,她丰富的面部表情和肢体语言使这个角色大放异彩。后来回忆起这部让她一夜成名的影片,塔图说:“我没有花时间背大段的台词,只是通过想象她的遭遇和所处的环境来体会她的感受,然后,那些感受就自然而然地从我脸上表现出来。这对我来说并不是件很难的事情”。

  随后,塔图陆续出现在影片《神婆美少女》、《安琪狂想曲》、《西班牙旅馆》中。这时的她,仍然不善于推销自己,拒绝了无数来自好莱坞的盛情邀请。直到《达芬奇密码》这部国际大片将她抛向了又一个高峰。

  《达芬奇密码》的小说原著本身就是争议之作,同名小说改编的电影又因为宗教情节被炒得沸沸扬扬,而塔图出演女主角同样备受争议。首先,片中女主角索菲奈芙30多岁,是警界精英、皇室后代、高智商美女;而28岁的塔图一向以活泼可爱的邻家女孩形象示人;二来,与汤姆汉克斯搭配演情侣,这个法国来的小姑娘是不是嫩了点?

  据说当时苏菲玛索也在觊觎这个角色,连时任法国总统希拉克都力挺她,但历史最终把机遇交给了塔图。导演霍华德说:“塔图身上有一种神秘的东西,很贴合这个故事的气氛,我相信她扮演的索菲奈芙会让观众吃惊的。”

  《达芬奇密码》不负众望地在2006年席卷全球电影票房,塔图也褪下“爱美丽”的清纯标签,成功地完成转型。

  就在事业蒸蒸日上之时,塔图告诉媒体:“我以前想40岁可以离开,现在觉得30岁就可以息影了。”无法想象,这个已经成为法国浪漫形象代言人的女子,如果忽然有一天退出影坛,会引来多少人唏嘘喟叹。好在年过30的塔图,并没有转身而去,反而又在《时尚先锋香奈尔》、《寂寞的心灵》等优秀影片中,展露出更成熟的魅力。

  塔图的息影宣言并非刻意炒作。生活中的她不喜欢抛头露面,对私生活也三缄其口。她很少宣传自己,甚至连电影节后的派对都不参加。法国的影评人说,她把对事业的严肃保守也带到了生活中。塔图则说:“曝不曝光无所谓,不被人注意挺好,我巴不得这么自在呢。除了艺术之外,我对任何事都很害羞,一遇到大事就害怕,演戏可以说是给了我一个自我释放的空间。”

  当塔图接到本届戛纳电影节组委会的邀请函时,她既激动又忐忑。作为一名演员,能够担任世界顶级电影节的主持人当然是莫大的荣耀与肯定,可是作为一个低调内敛的女性,她又着实有些犹豫。最后,塔图还是接受了邀请。她说,并不是因为随之而来的名誉多么诱人,而是她太珍惜这样独一无二的经历。她反复观看了若干遍往年的戛纳电影节开闭幕式,还自己撰写了主持人串词,“我要为我说的话负责”,“我希望可以为这届戛纳打造一种轻松而简单的风格”。

  其实塔图自己或许都没有意识到,对正在不断向好莱坞靠近,却又不愿完全丢失自己风骨的戛纳电影节来说,需要的正是她这样一位既有一张漂亮的法国面孔,又有国际影响力的演员来挑起代表东道主的重任外表乖巧、内在叛逆,这不正是对戛纳电影节风格的最佳诠释吗?